美文
当前位置:今日看点新闻网 > 美文>正文

小说:神的孩子(原创)

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字号+作者:伯爵男一号 来源:今日看点新闻网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2018-09-05 15:20

第一章聂真在军队服务了二十多年,9月2号他退伍回家,国家给了他一个不错的工作,补助他不菲的金钱,这让他成了一个有钱的小老头。聂真今年46岁,住在花园小区,临'...

第一章

聂真在军队服务了二十多年,9月2号他退伍回家,国家给了他一个不错的工作,补助他不菲的金钱,这让他成了一个有钱的小老头。

聂真今年46岁,住在花园小区,临近城区,做公交也方便,虽然他有钱足够去买一个自己的汽车,可是,他总觉得,那样太奢侈,挤挤公交也好,二十年来他都没有好好感受过这个城市的每一条线路,现在,他有机会见识和他同样居住在这个美好城市的居民,他怎么会不情愿呢!

每天早上六点他准时起床,路过街头的豆浆店,坐在那喝一杯豆浆,吃两根油条,再围着不远处的公园跑两圈,回家换一套衣服就出发坐公交去上班,日日如此,他都和卖豆浆的男老板,开杂货铺的女老板很熟悉了,就连开29路公交的那个司机都每天和他打招呼,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聂真以职业习惯感受到司机和老板的亲切和蔼,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这是聂真从事侦查员这十几年来所锻炼成的观人技巧。

只是,有些人他却看走眼了。

某一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挤在公交车上,夏天,天气闷热,车外大雨瓢泼,聂真坐在前排,手里拿着一把伞,他的衣着朴素,和车里花枝招展的年轻人不敢比,但是他的身体强健是那些经常不锻炼的人无法比的。

在飞狐站,车停下,上来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孩子,妇女年纪不大,目测也就三十至三十五岁之间,男孩子高高瘦瘦的,不太好判断出年龄。后来,聂真经过相处之后才知道,这个孩子也才17岁罢了。

女子上车之后,挑了一个聂真后面的位置,她紧紧和那个男孩子牵着手,两人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车里的人也都很安静,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终点,所以,都不说话,也不聊天,窗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顺着聂真旁边的玻璃不停地流下来,车顶上也被雨点砸的咚咚响,司机隔一会停一下,嘴里嘟囔着,这算是今年夏天最大的雨了!可车里没有人接腔,聂真扭回头看到那个女子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她的脸色显出一副疲惫的表情,而男孩则全神贯注的看着窗外的雨,好像是被这大雨吸引住了,他们和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就连聂真都这样认为。

凤凰站到了,聂真的终点站,他收拾了雨伞准备下车,那个男孩摇醒了女子,两人也站了起来,站在了聂真的旁边。聂真闻到一股香味,是一股淡淡的梅花香,他判断出这股香味是从他旁边的女子身上传来的,聂真未娶妻,男人的本性让他的内心在闻到香味的时候颤了一下,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只一眼,他觉得这个女子比刚上车的时候好看多了。

雨比想象中的要大,聂真一脚跳到站台上,脚下的雨水溅了一个圆圈向四周喷散,等车的人赶忙躲开,聂真忙向旁边的人道歉。他撑开伞,扭回头,一声尖叫,和他一同下来的女子摔倒在了地上,雨水瞬间湿透了她的衣服,男孩子赶忙去扶起她,可是女子站起来,却也收起了刚刚温柔的气质,她的愤怒都显示在了脸上,男孩子忙打着伞把手纸一股脑的擦她的身体。

站在站台上的聂真看着这一切,男孩和女子上了站台,男孩伸手打掉了聂真手里的雨伞,聂真很惊讶,要是搁在二十年前,他早一拳把这个小孩打倒在地了,可这次他没有,他不知道男孩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要等男孩给他一个解释。

男孩无比生气的指着他说:老头蹦的挺高,你没看到我妈妈在后边呀!要不是你他能摔倒吗?聂真听了,把伞捡起来,在这一过程中,他回想了刚刚的事情。

这时,旁边的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过来了,他说道:这个女的自己摔倒,能怪人家老人家吗?那个男孩急了,一边扶着女子,一边指着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管你什么事!要不是他在前面跳了一下,把水花溅了起来,我妈妈也准备跳的时候,突然看到水花,就停顿了一下,也不会摔在水里。

男孩子越说越生气,他的脸很瘦削,五官分明,聂真能看出来,等他到中年,一定是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帅哥。小伙子显然很想护着聂真,可能是他觉得,聂真这个看起来很壮实的老头,的确需要人来?;?。

女子拎着自己的湿衣,站台上的男男女女都看着她,众人都看到她的身材很好,只有聂真看到她的狼狈样,脚上湿淋淋的,站在站台里,像一个急需要照顾的可怜的小鸟。

远处又来了一辆公交车,站台上的人少了一半,只有几个无聊的老年人坐在凳子上,等待着下一辆车过来。聂真很感谢那个为自己出头的小伙子,他拍了拍小伙子,说道:小伙子,叔叔很谢谢你,你赶紧上班去吧!这时,一辆公交车驶过来,上面的司机打开门,向聂真喊话:雨下的大,赶紧上车吧,老聂!

聂真向他摆了摆手,司机关上门,冒着雨开向了远处。聂真回头和男孩说道:去我家吧,避避雨换身衣服。男孩搀着女子坐下来,女子抬头看着他,又看着聂真,居然点了点头。

           第二章

聂真带他们到楼下,爬上了十一楼,打开门,两人相互搀着走进了屋,屋内摆设很简单,正室一台电视机,彩色的,一张深棕色长沙发,不知是真皮还是皮革的,墙上挂了很多照片,有一些训练照,还有合影,聂真在照片里显得很年轻。

男孩和女子坐在沙发上,聂真给他们倒了一杯热水,家里很久没有来过陌生人了,更别提小孩了,聂真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面连一瓶可乐都没有,男孩很懂事的说道:喝水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了!

聂真扭回头,看到两个人端着热水,正看着正面墙上的一幅画,聂真就走过去,说道:对这幅画感兴趣吗?

女子点点头,聂真把干毛巾递给她,男孩想伸手接住给女子擦头发,动作停了一下就喝了一口热水。

“我也不懂艺术,就是感觉这幅画画的挺好的!”女子边擦头发边看着画说。

“当年在军区做指导员,在边境救了一伙人,其中有一个画家,他为了感谢我,在我们营所当场画的,就把这幅画送给了我”聂真走到画的跟前,看着画中的景象。

“你还当过兵呢!还是一个官!”男孩很惊讶的问。

“是呀,刚复员回来”

“那你家人呢!怎么没见你家里有其他人”女子问道。

“家里就我一个人,没其他人”

“你是说,你没结婚”这次女子很惊讶。

聂真看着他俩,有那么几秒钟没说话。

“对”

男孩和女子几乎同时喝了手里的茶。

“这房子可够大的呀!”女子站起来走到卧室的门口朝里看了一眼,“这有100平米吧”

聂真走到她跟前,说道:“加上独卫130平米”

女子往外挪了两步,接着“哦”了一声。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聂真走了两步坐在侧边的沙发上问道。

“丈夫病死了,我就带着儿子来这谋生了”聂真心里咯噔一下。

“那你要保重自己呀!”聂真安慰了一下,看向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孩,想到男孩没了父亲,自己的心里竟然有点难过。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地方住,带的钱也花光了”女子的泪几乎瞬间流了下来,啪啪的滴在水杯里。那边的男孩的眼睛也是眼泪盈盈的。

“那怎么办?那你们饿吗?我去给你们煮点面吧”聂真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说着就进了厨房,他想到前几天买的泡面还有几盒,他蹲下来在一个柜子里翻出了三盒泡面。女子站在他旁边诚惶诚恐的说道:“这怎么能行呢,东东”她叫了一声,男孩就也跑了进来,两人都拉住聂真不让他去煮。

“没事的,就两盒泡面而已”聂真说道。

“那也不行,怎么能吃你煮的面呢,要吃也是我来煮”女子把聂真拉开,东东也拉着聂真。

女子说完,就在水槽里洗了手,打开煤气,点着火,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聂真在旁边看着,女子就说:“东东,拉你叔先去休息”东东就把他拉去正屋,在沙发上坐着,两人像一对父子一样坐在一起聊天。

事情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到了晚上,两人也不说要走的意思,聂真也不好意思赶她们。女子很自觉的在厨房里做了饭,番茄炒蛋,尖椒炒肉,小鸡炖蘑菇,酸辣汤还有一道凉拌猪耳朵,几道菜就摆在了桌子上。此时,聂真已经知道了这两个人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男孩叫尹东,小名东东,今年17岁,女子叫华莉莉,今年32岁等等。三个人围坐在桌子旁,看着电视,就像一家人一样,聂真有一瞬间真的觉得这两个人好像不是刚认识一天,而是和他生活了二十年的亲人。

吃过饭,聂真给他们找了两间房住了下来,聂真走到自己卧室,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多年的侦查员经历让他养成了记录每天生活的习惯,二十年来,他已经记满了十一本笔记本。他单起一页,记下日期:
1996,8,16 天气 大雨
非常奇妙的一天,在公交车上遇到一男一女,男孩叫尹东,女子叫华莉莉(这个名字很好听,她也很漂亮),她做的饭很好吃,尤其是番茄炒鸡蛋,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现在,他们母子就住在我这里,晚饭上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到家庭的感觉,那种感觉比战友情更让我心情愉悦,可是,他们明天应该就要走了,想来,这也应该是老天故意安排让我这个没娶妻的人感受一下家的感觉吧!
老天不老,我也不老!

第二天,聂真起床很早,他像没听到厨房又任何声音,他以为那对母子已经很知趣的离开了,他像往常一样走到豆浆铺前,老板说:老三样?就是豆浆,油条和咸菜。聂真刚想应,突然想到家里的两人,万一他们没走呢?聂真就不好意思的拒绝了老板,说是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吃了。

他围着公园跑了一圈,往常都是跑两圈的,可今天就是没心情,心事重重的跑了一圈就着急的回去了。

推开门,厨房里一阵杂乱声,聂真走到门口,看到华莉莉正站在里面,面前是切好的各种菜,有洋葱,芹菜,土豆,还有淘好的八宝米静静躺在碗里,她扭回头,对着聂真笑了笑,说道:

“先去坐着吧,一会儿就好了”

聂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想往前走几步,就像他想说“你们什么时候走?”可不知是心里还是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阻止他,他的脚迈不进厨房,嘴也说不出把他们赶走的话。

他只好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从厨房里传来的煮饭的声音,自从他复员回来,家里的厨房在早上几乎没有煮过饭,在家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就是他偶尔的咳嗽声,他本来想养一条狗给自己做个伴,可挑来挑去也没找到自己喜欢的,也就只好作罢,想来可能是自己早已习惯了孤独吧,现在家里多了个人,就感到莫名的惶恐。

饭做好的时候,东东从房间里出来,他坐在聂真的身旁,饭桌上也是不停的给他夹菜,有好几次聂真就要把那句话说出口了,可吃在嘴里的可口的饭菜又让他闭了嘴。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有一天,在他回家的路上,隔壁的李老头拉住他问道:“听说你找了一个漂亮媳妇,还带个孩子,真的假的?”

聂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骂一声“去他娘的,哪个龟儿子说我的闲话”

李老头吓的不敢说话,只是说道:“我就是问问,是不是真的,只是听几个老太太说的”

“哪个老太太说的?他们只是暂时住在我家,过两天就走了”

“过两天就走了?”李老头摆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废话,不说了,回去了”

李老头再叫,聂真也不理他了,只一个劲的往家走。

聂真心里憋了一股气,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人冤枉,他实在受不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着吃晚饭的时候一定要把他们赶走,不然,这军人的名誉都要被他一个人毁了,在个人名誉面前,什么都无关紧要。他告诉自己。

华莉莉每天变着法的给他做好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之前是一个五星级大厨呢!饭桌上,三人无声的吃饭,聂真抬头看着他们两个,华莉莉问道:

“怎么了,今天的饭不好吃吗?不行我再做一份”

“不是,挺好吃的,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那是不是今天工作上遇到问题了?”

“不是,工作也很顺利”

“嗯嗯,那就行,这两天天气都挺好的,我们明天可以去公园玩玩”

东东一听要出去玩,精神瞬间好了起来,就问道:

“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吗?”这句话明显是问聂真的,他嘴里嚼着饭菜,回答道:

“有,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这两个人还没有再说话,聂真问了一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

顿时安静了,三人都停下来,华莉莉目瞪口呆的半抬头看着聂真,眼睛也一面偏向东东,突然,华莉莉推开了椅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东东一看,也拉开椅子,跪在了地上。

“我们娘俩打搅了您好多天了,真的很抱歉,可是,我们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呀!求求您,救救我们吧!我可以给你做保姆,什么都不要,只要管我们吃住就好”

东东的泪流在了地上,他低着头,膝盖微微颤抖,头颅也一阵一阵的颤动。

聂真很为难,自己一个单身汉,和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住在一起,一定会引起周围邻居的闲言碎语,聂真什么都不怕,几十年了,生死都经历过了,没有他害怕的,可他害怕人言,那是比刀剑都厉害的武器。

聂真弯腰扶起东东,华莉莉声泪俱下的说道:

“你是不是怕别人说闲话?”聂真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我们结婚吧!你对我们这么好,我愿意嫁给你”

聂真一听,像有一个地雷在自己心里炸了一样。

“结婚?”

“对,结婚,我嫁给你,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求给我们一个安稳度日的家”华莉莉抱着东东,母子两人哭的像下雨一般。

聂真从没有想过,自己年纪这么大了,还会有人愿意嫁给自己。

“你不嫌我年纪大?”

“不嫌”

“我要是以后不能生育呢?”

“那东东就是我们共同的孩子”

聂真睁着眼看着他俩,他们两个也看着他。

“我想想吧!”聂真转身回了卧室,关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聂真起床,认真的打扮了一下,他听见厨房又传出了做饭的声音,自己的心里居然高兴了一下,华莉莉围着围巾从里面出来,看着他,突然上前抱住了他,聂真不知所措,只说了一句:

“你愿意嫁,我们就结婚”

             第三章

日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过下去了,聂真找找关系,将两人的户籍都转到了自己户口上,也在当地给东东找了个学校,东东今年应该上高二,可是因为耽误了一年,在这里也只能继续上高一。

聂真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生活,还有了一个半大的儿子,虽然这个儿子姓尹,平常叫他叔叔,可这也已经让他很高兴了。在那天从游乐园回来,聂真像往常一样掏出笔记本记录自己的一天。如下:
1997,2,16 天气 大雪

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想来,人生在世,不只是要自己过得好,还要家人过得快乐才更好,我这也算是老来得家庭,漂亮的媳妇,懂事的孩子,真的让我人生无憾了。

今天,陪他们去游乐园玩了,以前都是我一个人去,坐在游乐园的台阶上,看着老人带着孙子,年轻的媳妇带着可爱的孩子,我也是很羡慕他们,而现在不是那样了,我左边牵着东东的手,右边牵着莉莉的手,我们一起坐在台阶上,幻想我们以后的美好的日子,我再也不羡慕别人了,因为我现在就是别人。

虽然隔壁的那些喜欢嚼舌根的老太太们整天说我们的闲话,但这丝毫挡不住我们好好地生活,我虽也曾一度为此生气,甚至想要去打她们一顿出出气,不过,想到我们一家人现在过得好好地,只要我们过得快乐高兴就好,其他人要说就让他们说去好了。

好了,今天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因为今天是新年,希望我能和莉莉过好以后的每一个年。

老天不老,我们不老!

17岁的东东现在正值青春叛逆期,在他上学的第二学期开学不久,一天,聂真突然收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电话来的很匆忙,只说东东在学校闯了大祸,受了伤,聂真和莉莉一听,放下手里的活计就赶忙赶到了医院。

那时,东东躺在床上,医生把聂真叫出来,问道:

“你是他的爷爷?”

“我是他的爸爸”医生一听挺不好意思的笑笑,接着说道:

“小孩的胳膊被砍的很严重”

“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莉莉在旁边着急的问道。

“后遗症倒不会,但是胳膊上可能会留下疤痕,毕竟缝了15针,小孩也挺坚强,就刚到的时候叫了两声,直到现在都没再喊疼”医生往病房里瞅了一眼。

“以后要多注意饮食,别吃辛辣食物”

两人点了点头,莉莉就进了病房里,坐在床边,手握住东东的手,眼睛里眼泪一直在打转。

“不行,我要去学校问个清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聂真站起来。

莉莉也站起身来,拉住聂真的手说道:

“一定要学校给个交代,把孩子给折腾成这样,他们逃不掉责任”

聂真还没走,病房里就进来了几个人,聂真注意看是四个男的,三个女的,其中一个男的还戴着个眼镜,戴眼镜的男的开口问道:

“你是尹东的家人?”

“对,你们是?”

戴眼镜的人开始介绍,左边的胖胖的是学校校长,站在他旁边的有点高瘦的男的是尹东的班主任,另一个男的是与东东发生纠葛的男生的家长,另外两个女的一个是那个男生的妈妈,另一个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怎么了,来这么多人想干什么?”聂真毫不客气的问道。

“你别误会,尹先生,我们来也没其他意思,就是来解决一下今天发生的这个事故”那个胖胖的校长说话了。

“请叫我聂先生,再说这个事我还要找你们去呢,怎么回事,把我儿子伤成这个样子”聂真伸手指着床上的东东。校长一脸惊讶而又尴尬。

“那我儿子不是也被打的一身伤”一个女的说话了,聂真猜到这个应该是那个男生的妈妈。

“你的儿子具体成了什么样,这个我不管,我只知道,现在,我的儿子被打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医生说,至少要休养三个月”莉莉在旁边,又隐隐的想要哭了,另一个女的挪了两步搀住了莉莉。

“另外,我想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和起因,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是我们的错我们就认,不是我们的错,我们怎么也不会担这个冤屈的”聂真目光炯炯的注视着所有人。

“据看到的同学讲,说是为了班里的一个女生,两人就约好在操场打一场架,两个人就拿着凳子互相砸了一顿,我也问了我儿子,他也说确实是这样”说话的人,语气淡淡的,没有一点情绪冲动的感觉。

“这不可能,东东不会这样的”莉莉在一旁大叫了一声。

“怎么不会这样?”另一个女的说话了。

“是呀,都是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最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能真就做了这出格的事情,”教导主任安慰着莉莉,边说道。

“我们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给孩子治疗,让两个孩子早日康复,早日投入到学习中,这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是呀,是呀,李主任说的对”校长附和道。

“那怎么处理?就这样算了,让我的儿子受这罪?”聂真大手一摆,“说什么也要给我个交代,不能你们来这说说就结束了”。

“那你看这该咋办?”那个显然很年轻的班主任弱弱的接了一句话。

“我们和方书他爸妈也商量了一下,你看,东东伤的很重,方书现在也在医院里,受的伤也不轻,我们校方愿意双方的医药费全部由我们学校来出,另外,再减免你们双方的三年的学费和其他各项费用,以作补偿,现在事情也都发生了,我们也无力挽回了,再说都是同学,以后还要相处呢”校长有条不紊的说了一通。聂真在愤怒之中,也才知道,和自己儿子打架的男孩名叫方书。

“那你们怎么认为?”聂真问了方书的爸爸。

“我和孩他妈也商量了一下,小孩子之间一时的打闹,虽然造成了一些后果,但毕竟都是孩子嘛,再彼此追究下去对我们两方都没有什么益处”

“你就说你们要怎么办吧”聂真打断了这个墨迹的男人的话。

“我们觉得这个方案可以”他回头看了另一个女的。

莉莉在一旁哭了,她看着沉睡中的东东,一句话也没说,但脸上还是显出愤怒的表情来。

“你们回去吧,具体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聂真坐下来说道。

几个人相互看看,互相私语了一下就出门离开了。聂真拉着莉莉的手,她的手冰凉。

“不要伤心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也只能是尽快让东东好起来”

莉莉还是没有说话,聂真想要抱一下莉莉,就算伤心也可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莉莉的眼睛却一直不离开东东,她的泪突然一滴滴的无声的滴了下来。

以后的每一天,莉莉都来看东东,自己熬得排骨汤,猪骨汤,各种养精补血的,生筋养骨的汤她都煮了一遍,甚至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都喊着东东的名字,直到有一天,莉莉突然晕倒了,那时,莉莉正打算去医院看东东,聂真赶忙把莉莉送到了医院。

还好医生说并无大碍,只是有一点疲劳过度,嘱咐聂真要让她注意多休息,最后,说了一句:

“她怀孕了,平常也要多注意营养”

聂真一听,心里像炸了一颗原子弹。

“你说的是莉莉怀孕了?”聂真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对呀,华莉莉,已经一个半月了”医生说的很平淡,聂真却已经跑出了科室,奔向了莉莉的病房,看着莉莉安静的躺在床上,眼睛微微闭住,他不自觉的握住了她的手,他没有想到,有一天,在自己行将就木的年纪,居然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人生不向来就是如此吗?谁也无法预料上天在你的前面为你精心准备了什么礼物。

           第四章

九个月后,孩子出生了,聂真如愿以偿,是个男孩,他就躺在莉莉的怀抱里,一双大眼睛不停的眨着,莉莉说孩子的鼻子特别像他,聂真把他抱起来,捏捏他的鼻子,高兴的说道:

“这个和爸爸一样的大鼻子就是好看,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东东也很高兴,他抱着孩子,把脸蹭在孩子的脸上,惹得孩子咯咯的笑了。莉莉说:

“也别光顾着高兴,给他起个名字吧!”聂真想了一下。

“叫聂连营怎么样?”聂真逗着孩子边说道:

“李商隐有一句诗,我最喜欢,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后可以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为国家的安全效力”聂真充满幻想的说道。

“你看呢?”莉莉问东东,东东点点头说道:

“叔叔的名字起得很好,小连营,你喜欢这个名字吗?”东东用手逗着连营的胖乎乎的小脸蛋。

之后的日子,平淡的就像白开水一样,聂真的生活有了目标,奋斗有了方向,这让他几乎要忘了自己喜欢记录生活的习惯了,这天,他掏出了笔记本,记下了如下内容:
1998,03,03 天气 凉爽

我的年纪又大了一岁,以前我是不怕死的,因为我觉得我的生活和经历以及让我毫无遗憾,就算让我立刻为国而死,我都毫无遗憾,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了家庭,有了可爱的自己的孩子,每天我一出去,心里就满怀着对我孩子的想念,就想早些回家来见他,我变得怕死了,有一点小痛小痒我就受不得了,我不为自己活着我知道,我要为我的小连营,为我的莉莉活着,所以,我亚奥更加努力,为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一切都开始变得明亮了,我第一次感到,好像我以前自以为毫无遗憾的日子其实都是浪费了生活本来的意义。

我在慢慢的等待着连营长大,他会继承我的遗志,遗传我的精神,他会成为一个令我骄傲的人,但他也会成为独特的自己,与众不同的连营。

日子流水一样过去,东东也渐渐的长大了,现在他已经上了高三了,眼看着就要参加高考了,小连营也已经两岁了,成为了会跑会说的大连营。东东高考完的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去一家酒馆吃饭,这代表着东东正式成为了打人,在酒桌上,聂真伸出苍老的手握住东东的手,对他说:

“你们母子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晚年枯燥乏味的生活的人,没有你们我现在一定还是孤独的一个人,周末坐在公园里羡慕的看着别人享受天伦之乐,我一定会比现在更加衰老,说不定已经老死了”聂真说玩笑似得。
东东大声说道:

“叔,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的酒量是我们团里最好的,团长都喝不过我”

莉莉和东东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叫来老板,几个人叫了一辆车回了家。

在连营五岁的时候,聂真有一天突然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他在一天夜里做梦,梦到连营不是自己的孩子,他的鼻子不像自己,眼睛也不像,就连祖传的大脑袋也不像。聂真以侦查员的敏锐感觉触发到这惊天的一幕。他纠结了两天,最后决定,拿着连营的一根头发丝找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去做了鉴定,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居然和他梦中的一样。

他那几天再无心工作,感觉生活回到了当初,甚至比之前还要糟糕。他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这几年笔记本上记的事情他从头看到了尾,尤其是过去一年莉莉所接触的人,他一一记住了这些人,暗地里拿着这些人的头发丝,指甲盖啦等等一些东西去找医生鉴定,他先后足足鉴定了将近52人,甚至连莉莉去菜市场买菜接触的那些卖菜的贩子他都一一调查了一遍,可是,事情依然毫无进展。

他开始说很少的话,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要出去就想着回家见自己的儿子,他知道一些事情正在改变着他,正在把他往自己以往的职业上拉,他有时候很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发现这件事,他喝着酒,笑自己傻,老了,啥都不中用了。

在很多的失败之后,他的朋友告诉他说:
“虽然基因不匹配,但还有另一种情况”聂真忙问:

“什么情况”

“那就是你们抱错了孩子”聂真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那也就是说,我只要把莉莉的基因再匹配一下,确定一下孩子是不是莉莉的就可以了”

“对”

“有道理,说的有道理”聂真激动的说道:

“我马上去办,你在这等着我”

聂真赶忙回到家,在床上找到了莉莉的一根头发,就急忙跑去医院去做鉴定,他希望宁愿连营不是莉莉的孩子,自己真是抱错了孩子,那么,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

可是,等了两天,结果让他仿佛遭到了晴天霹雳,经过鉴定,连营和莉莉是母子。

聂真呆坐在凳子上,两眼无神,老朋友赶忙去安慰他,可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一遍一遍的出现莉莉的脸和连营奔跑着喊他爸爸的场景。他颓然的站起来,顿感自己苍老了十几岁,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的医院,是怎么走到了大街上,以前看着漂亮安乐的街景,现在在他眼里脏乱的可怕,周围的行人也都像怪物一样。

他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六年了,将近七年了,他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她,从见到她,他就一直待她好,待她的儿子像自己的儿子一样,他把一切都放弃了,只为和她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现在呢,他的生活像一个笑话一样,给他七年的快乐安稳,一朝将他打入深渊。

             第五章

但是,聂真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另一个人,那个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人,东东,他回想了过去的点点滴滴,总觉得这个东东不是一般人。他拿了东东的一根头发去和莉莉的头发相匹配,结果让他难以预料,两人的基因居然不匹配,这也就是说,莉莉和东东可能不是母子。

聂真似乎有一点眉目了,他将东东的基因和连营的基因相匹配,虽然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可是,还是在预料之中,东东和连营才是真正的父子。

聂真的拳头捏的紧紧的,他的牙齿咯咯作响,虽然,已经六十出头了,可他愤怒起来,全身年轻时锻炼出来的肌肉还是让他稍显比一般人健壮。他拿着鉴定表,回到家,直接摔在了桌子上,莉莉从厨房出来,围着围巾,她的样子还是很漂亮,像以前一样,她把围巾解下来,面目苍白,但是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事情的发生。

“给我个解释吧,华莉莉”聂真站着,眼睛盯着她,再不是爱情的目光,眼神里带着的都是愤怒。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

“你不想那样,可你还是那样做了,他逼你了吗?”

“没有”

“他家里很有钱吗?”莉莉抬起头,说道: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东东还是个孩子呀!你就这样对待我,你就这样对待他”

聂真猛地拿起水杯摔在了地上,这貌似是每一个强忍住愤怒的人都会选择的释放自己怒火的方式。

“我把东东叫回家,这个事情可以让他死一百次”聂真狠狠地说。

“不可以,求求你”莉莉抱住聂真的腿,聂真一摆腿将他踢开了,拨通了电话。

这时,从卧室里传来一阵哭声,连营从里面跑了出来,莉莉赶忙抱住了跑向聂真的连营。

“怎么,你怕我伤害连营?我不会的,我还是有理智的”他坐下来,莉莉半跪着,六岁的连营眼睛瞅着聂真,那眼神里面有一股恐惧,可能是他也没有见过发过如此大火气的聂真吧。

东东几乎是跑着回来的,他在外面敲门,莉莉哭泣着开了门,他进了门,屋里烟雾缭绕,他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桌子的时候,聂真突然站了起来,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东东哪里能承受这个当过兵的人的脚力,瞬间就倒在了门口的地上,这一脚把莉莉吓得突然大哭起来,连营也哇的哭起来。

“还有脸哭,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情,哪里还有脸在这哭”聂真把手里抽了一半的烟扔在了地上,它还在冒着烟。

“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再打他了”莉莉看着聂真,头发散乱着。

“说吧,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了”聂真重新坐回去,点上了一支烟。

“我说,我可以都告诉你,反正都到这个份上了,也不怕告诉你了”

“行,那你说吧”

“别说,别说,莉莉姐”东东大声求着她。

“我们一定要说,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安生过了”莉莉声泪俱下。

“其实,我和东东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的,我那死去的丈夫生前是个酒鬼,每次只要一喝酒就拿棍打我,千方百计的折磨我,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给他生不出孩子,可是,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身体很好,完全是可以生孩子的,他不相信是自己的原因,就每天以酒消愁”说到这,莉莉的笑容很可怕的展开了。

“终于,有一天,他喝酒在街上出了事,被一辆货车压过,当场就死了,这是,上天在有意拯救我,我知道,我的囚犯一样的日子要到头了,正好那时候,我遇见到这个那时才17的小男孩”莉莉说到17岁的男孩时,眼神抖动,脸上带着笑,那时候的那个男孩应该是她黑暗生活的唯一的一点光吧。

“莉莉姐!”东东叫了一声,便哭起来。

“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我们只是看上了你的家产,看上了你130平的房子还有大量的财产,现在你都知道了,这几年我也憋闷的厉害,说出来总算好一点了”莉莉看着聂真,伸手把连营拉过来,连营抱住她的头,好像听懂了她所说的事情。

聂真一根一根的抽着烟,他很想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因为这是她们的故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本可以不必牵扯进这些杂事里面,守着自己的房子,车子和财产,安稳的过一辈子。他六十多了,外表看起来强健,其实,内心却脆弱的受不了一点打击。

“你爱他?”

“我不知道”

“那你和他生了连营?”

“那只是一个意外”

“什么意外我都可以忍受,可是这个意外,真让我难受”

“我只是依赖他,我知道他只是个孩子”莉莉看了看东东,“我想把他作为我们的儿子,可我做不到,你知道吗?一段曾经存在过的关系,你想让他不存在很简单,可你想让他换一种关系继续存在,那比死还难受”

“你现在还跟我说这些?你是想感动我吗?让我放过你们?你真是太会想了”聂真翘起腿,这时,他发现门外有人经过,有人在窃窃私语,他突然疯了一样冲到门口,一把关上了门。

“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想让我颜面尽失,想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妻子和他所谓的儿子偷情”说到偷情两个字,聂真转身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了几米远,这一脚要是踢在东东身上,估计他要断几根肋骨。

“我是真心想放过你们,你们的故事真是太感动我了,你看我都流泪了”聂真护着自己的脸,几乎是趴在了莉莉的脸上。

他转身又走到窗户旁边,指着外面的风景说:

“今天的天气真好!你看那些小鸟叫的多欢”聂真说完叫了一声:

“东东”东东抬起头,害怕的看着他。

“要是让你选择成为一个新的事物,你觉得你最想变成什么?”

东东没说话。都没有说话,只有聂真自言自语。

“成为一只鸟吧,想飞哪就可以飞哪,就算站在高压线上都不会被电死”

“聂真,我对不起你”莉莉突然说道。

“你是对不起我,这是你后来做的事”

“叔,其实,我不该在这的,我知道你对莉莉姐很好”

“你知道呀!我以为你不知道呢!我这辈子没有爱过什么女人,我只爱过我的国家,莉莉是我晚年所拥有的一朵危险性的烟花”聂真走到冰箱旁,从里面拿出一瓶啤酒。

“我给你们腾出空间吧,就像这个冰箱,是放啤酒的就不能放蔬菜,我就是一瓶啤酒,要么一个人被存放着,要么就是被人喝掉”说着,他喝了一口,再次转到了窗口,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在十一楼的窗口,对面是另一栋居民楼,居民楼的那边是一条河,那时聂真最喜欢独自去的地方。他望着那个方向,回头说了一句:

“记得把今天的笔记本替我写了”便一头撞了下去。

2003,4,16 天气 晴转阴

这是第15本笔记本的最后一页,主人公是一个53岁的老头,他今天做了一个美丽的滑翔,从十一楼飞向了天空,他生前是一名陆军,而现在他成了天空中最勇敢的一只鸟。
有时候,我们真的不知道生活会糟糕成什么样子,它是不是就像一个带霉点的梨,正在以我们观察不了的速度慢慢腐烂着,等到有一天我们真正去品尝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腐烂的不能吃了。

但没有谁会永远糟糕下去,每个人的故事都在告诉我们要好好活着,即使,他们已经死了。

ps:根据朋友说的一个故事改编而来。

       2018.09.05于南工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