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今日看点新闻网 > 美文>正文

狼牙寨桃花源(原创)

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字号+作者:强势巨秃 来源:今日看点新闻网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2018-09-05 15:20

狼牙寨桃花源.jpeg第一幕 遇贼人正午时分,路边客栈客栈坐落在山脚下,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岳常青此时正坐在吴威的对面,这次二人奉命兴州知州吴曦之命押送一'...

狼牙寨桃花源.jpeg

第一幕 遇贼人

正午时分,路边客栈

客栈坐落在山脚下,前不靠村后不着店。

岳常青此时正坐在吴威的对面,这次二人奉命兴州知州吴曦之命押送一批军用货物送往襄阳,由于事态紧急,所以岳常青一路上都非常的小心。而让岳常青尴尬的是,虽然二人官职相同,但吴威是兴州知州吴曦的侄子,所以一路上的行动还得听从他的安排。

就在刚才,岳常青极力反对进入这家客栈,可吴威根本不予理会,以天气太热为由,命令队伍停下歇息。岳常青只好吩咐人照看马车,然后跟了进来。

客栈里除了岳常青等人,还有一些其他的人,坐在客栈靠门口的位置,着江湖人打扮。

岳常青一坐下便开始的打量这些人,他发现这些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这边。这使得他对这些江湖人产生了怀疑,由此,他联想起了客栈外马棚里栓着的那些马,那些马呼吸均匀细长,不像是刚赶路,而是停在马棚很久了,如果那些马是这些江湖人的,说明这些人江湖人很早就在这里了。

店家端上了酒和菜,官兵们便吃了起来。

吴威给岳常青倒上了酒。

“来,岳都头,喝一杯解解乏困?!彼底?,吴威自行干了一杯,然后拿起一条鸡腿啃了起来。

岳常青无心饮酒,他故意将酒杯碰在地上,伴随酒杯的碎裂声,那些江湖人迅速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向了这边。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蔽馔⒚环⑾忠煅?,喊着小二再拿个新的杯子上来。

岳常青知道事情不对,立马对吴威小声说道:“我们得赶紧走,这些人有问题?!?/p>

“岳捕头你也太小心了吧?!蔽馔辉诤醯乃档?。

岳常青不在理会吴威,因为牵挂着屋外的货物,所以他起身就往外面走,而此时门口正站着一个人,肩上扛着一柄长刀。

客栈的门口旁边的墙上贴着追捕刺客通缉令,并画着刺客的画像,而此时门口这个人就与其中一张通缉令上的画像极为相似,这个人现在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岳常青。

“对,通缉令上的这个人正是小可,狼牙寨二当家,锦狼姜瑜?!闭飧鋈怂祷捌锲ζ?,他指着通缉令上的画像一脸坏笑。

“狼牙寨!你想要干什么?”听到这三个字,吴威一紧张,手中的鸡腿掉在了桌子上,官兵也纷纷站了起来。

这时候,客栈外面传来了兵器碰撞的声音,显然贼人们已经开始抢夺货物了。

“看样子,已经不用我解释了?!苯ち脸黾缤房缸诺某さ?。

客栈的那些江湖人也纷纷亮出了武器。

岳常青关心的是外面的货物,他并不理会姜瑜,一个健步改朝窗的方向奔了过去。

姜瑜一跃身,挡在了岳常青的面前,并拔刀相迎。姜瑜的刀不是普通的刀,刀身长四尺二寸,刀柄长一尺六寸,刀身宽三寸,是一把适合双手握的刀。他横刀一挥,阻断了岳常青的去路。岳常青拔出腰间的佩剑,与姜瑜战在一处。

此时的吴威口中喊着“糟了,糟了”,躲到了柜台的后面。而官兵们更奇怪,一个个像软脚虾一样,东摇西晃,瘫倒在了地上。

岳常青无心顾及其它,他向姜瑜连刺三剑,将其逼退到一边,然后纵身一跃,欲破窗而出,然而窗外竟然装了绳网,将岳常青给弹了回来。姜瑜借其未站稳之际又横刀砍了过来,岳常青仓皇之中档了一剑,连退了数步。他掀起了身旁的桌子向姜瑜掷了过去,趁姜瑜躲避之际,用剑将窗上的绳网划开一个口子,然后纵身从口子钻了出去。
钻出窗外,站起身来,他发现外面的官兵皆已倒在了血泊之中,贼人们正押着货物往山的方向撤退,他正要追赶,却被三个人挡住了去路。

着三个人里,其中的一人,身材魁梧,和尚模样,手拿一把降魔铲,他是狼牙山老三秃狼利能法师,另外一人双手交叉在胸前,腰里别着双节棍,他是狼牙山老四野狼李吹,最后一人,修长身材,手拿一杆铁枪别在身后,他是狼牙山老五苍狼杨义。

“哎,兄弟,你们可千万别动手啊,让我也施展下拳脚啊?!?姜瑜也从窗户钻了出来。

“二哥,你要是不行就让我来哈,这个看起来有点厉害?!崩畲敌ψ潘档?。

姜瑜白了李吹一眼,提刀便向岳常青劈了过来。

岳常青一个侧翻来到自己的马前,从马背上取下一杆长枪,枪长约有七尺,枪尖呈菱形,末端绑着红缨。岳常青虚步站稳,把长枪架在胸前,红缨无风自动,散发着骇人的杀气。姜瑜持长刀如约而至,迅如闪电,刀刀劈向岳常青要害。岳常青长枪挥舞,将姜瑜的刀法全数化解,然后长枪枪头一抖,使出一招‘苍龙出水’直刺姜瑜面部。霎时间,姜瑜眼花缭乱,感觉有数个枪头同时向自己刺来,仓皇中一招‘缠头裹脑’将枪拨开。

岳常青的长枪一枪接着一枪,一枪快过一枪,如雨点般向姜瑜袭来。姜瑜一个格挡不及被岳常青一招‘荡寇平川’扫中双腿,凌空飞起。岳常青借势使出一招‘气吞山河’凌空刺来,这一枪他志在必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支枪头横空出世,戳中岳常青的枪头,改变了其枪的走势。姜瑜也因此躲过一劫,摔倒在地,李吹趁机将姜瑜扶了起来。

岳常青定睛一看,救人的正是杨义,只见他提着一杆铁枪挡在了姜瑜的身前。

“岳家枪法,不错,不错。让我杨家枪来会会你如何?”说着杨义将枪架在了身前。

就在此时,一个尖细的口哨声划破了长空,这是贼人们撤退的暗号。

“哎,可惜了?!毖钜逡⊥纷磐?,收起了枪,转身上马跟其他三人一起奔向了山的方向。

岳常青这时才发现,押送的货物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大呼一声“贼人,哪里走!”拔腿就要上马。突然,破空之音在耳边响起,岳常青就地一滚,三把飞刀便插在马的身上,马嘶吼一声,轰然倒地。待岳常青站起身来,姜瑜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岳常青换了马,朝贼人的方向追了很久,在一密林处失去了踪迹,他只好折回了客栈。

岳常青进入客栈,发现客栈里一片狼藉,官兵都倒在了地上,细看这些官兵并不是被兵器所伤,而是被下了药昏迷了过去。他不由想起刚才幸亏自己把酒杯碰在了地上,不然也会是这等下场。

岳常青迅速找到了客栈的老板和小二,却见二人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像是与贼人一伙。

“他们……都走啦?”吴威此时战战兢兢从柜台后面探出了个头来??吹轿馔?,岳常青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第二幕 为妻女

下午,兴州府大堂

兴州府的大堂之上坐着兴州知州吴曦,他身边站着两个保镖,而吴威也站在他的身边。

岳常青却趴在地上接受杖刑,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了。

“大人,他昏过去了?!敝葱姓刃痰难靡弁A讼吕?。

吴曦冷冷的说道:“先关到牢里面听候发落?!?/p>

两个衙役把岳常青架起来,拖了出去。

站在吴曦身边的吴威问道:“叔叔,为什么不直接将他打死?”

“把他打死了,你去追回那批货物???”吴曦怒道。

“可是他媳妇,我……那个……”吴威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吴曦。

“等他把货物找回来,再想办法弄死他,你现在不能打他媳妇的注意,再忍忍吧?!蔽怅仄鹕砝肟?,两个保镖也跟了出去。

黄昏,牢房

岳常青趴在面牢里地上,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才勉强的睁开了眼睛。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吴曦,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岳常青,本官考虑你以前的表现,决定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限你在十日之内找回被抢的货物,可否办的到?”

“多谢大人,属下……必定……竭尽所能……” 岳常青缓缓的抬起了头。
岳常青还没说完,吴曦已经转身离开了。

夜晚,岳常青家里

岳常青光着趴在床上,他妻子齐蓉正在给他擦拭身体,涂抹药膏。她妻子一边抹药,一边流泪。

“婉儿睡了?”岳常青问道。

“嗯,她不知道你今天回来,老早就睡了?!?/p>

齐蓉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趴在了岳常青的身上。

“青哥,不如我们回乡下吧,去过简简单单的生活,你负责种田,我负责浇水,无忧无虑,与世无争?!?/p>

岳常青侧过身,将齐蓉揽在怀里。

“回乡下,婉儿的病怎么办?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大夫给婉儿看病,大人曾许诺过我,完成这次的任务会得到三十两赏银,我不想放弃这次机会?!?/p>

“可是你……”齐蓉还想说什么,岳常青用手轻轻的挡住了她的嘴。

今夜,对于岳常青来说十分的漫长,他看着熟睡的妻子,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这些年为了照顾生病的女儿,妻子的脸上有了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而如今自己又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前路一片的迷茫。
岳常青从床上起身,来到窗前,圆月已经没入了乌云。

第三幕 追凶

上午,长风镖局

长风镖局算的上是益州最大的镖局。

岳常青改做江湖人打扮,一人一枪站在长风镖局院子里,十几名趟子手已经倒在地上。

长风镖局总镖头司马长风和儿子司马文鸿急匆匆的从屋里赶了出来。
“不知这位侠士意欲何为?”司马长风冷冷的道。

“素问司马镖局总镖头枪法过人,迅雷枪法使得出神入化,今日特来拜会,希望赐教一二?!痹莱G喙笆炙档?。

“我们是镖局,不是武馆,还请这位侠士自行离去,不送?!彼低曜硪?。

“我与司马镖头比试枪法,如果我输了,我便将《岳家六合枪法》拱手相赠?!?/p>

听到《岳家六合枪法》,司马长风略加思索,又转回身来。

“你要是赢了,你想得到什么?”司马长风问道。

“爹,不能跟他比啊?!彼韭砦暮枇ψ柚沟?。

司马长风伸手示意儿子不要理会。

“我只为比武,不求其它?!痹莱G嗨档?。

“那么说这位侠士使的便是岳家枪法?”

“正是?!?/p>

“好吧,那就请阁下小心了?!?/p>

说话间,二人均已摆开架势,司马长风率先出手,一招“平地惊雷”,将枪头从地上挑起,直刺岳常青胸部,枪法犹如其名快的像迅雷,像闪电。岳常青一招“翻江倒?!?,架开凛冽的一枪。司马长风的枪法以攻击为主,枪枪直奔要害。而岳常青枪法攻中带守,守中有攻,攻守兼备,往往架招还在,攻招已出。二十几招下来,司马长风已经处于劣势,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终于被岳常青找到破绽,使一招“大漠孤烟”,拨开司马长风的枪直刺其咽喉。司马长风顿时觉得一阵狂风铺面而来,突然风停枪止,岳常青的枪头在离其喉咙半寸处停下。

司马长风败了,败的毫无悬念,败的理所当然。

“迅雷枪法不过如此,世上再无人能胜得过我岳家枪?!痹莱G嘁膊欢嗨?,转身便要里离开。

“有一人能胜你?!彼韭砦暮璨环暮暗?。

“谁?”岳常青突然转过身来。

司马长风察觉事情不对,立马给儿子使眼色,示意不能说,可儿子并没有理会他。

“有一人的杨家枪法就能胜你?!彼韭砦暮柰芽诙?。

“杨家枪法?杨家枪法能耐我何,叫他前来,我在后山翠竹亭等他?!彼蛋?,“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司马长风觉得这笑声中带着轻蔑,带着嘲讽。镖局颜面事小,但不能让其如此张狂。

下午,翠竹亭

翠竹亭被竹林环抱,溪水缠绕,因此而得名。

岳常青便站在溪边,溪水潺潺,清澈见底,时而有鱼儿窜动。

岳常青从长风镖局出来便径直来了这里,他之所以去找司马长风,是因为狼牙寨从未碰过长风镖局的镖,可见两者必有联系。之所以比试枪法,是因为狼牙寨杨义用的也是枪,上次在客栈未能一较高下,显得有些失落,所以这次八成会来。

岳常青在溪边洗了洗脸,并双手捧了水喝,水质细腻甘甜。当他喝完水,便察觉到一个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来人正是杨义。

“可是阁下找我比试枪法?”杨义说道。

“你终于还是来了?!痹莱G嗾酒鹄?,转过身。

“??!是你?”杨义吃惊道,“岳家枪法,我早该想到是你?!?/p>

“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你对自己的枪法太过自信了,要想抓我,还得看有没有这个本事?!?/p>

杨义提起长枪,率先出手,占得先机,而岳常青后发先至,攻防一体。杨家枪法相传是由项羽所使的霸王枪演变而来,讲究的是提、掳、拦、拿、缠、翻、圈、环。杨义一出手就使出了一招“破釜沉舟”,这招是与对方搏命的枪法,故意漏出破绽让对方觉得有可趁之机,在对方犹豫是进攻还是防守之际便取了对方的性命,杨义上手就用此招,可见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胜算并不太高。而岳常青的枪法正好克制此招,防中带攻,架开了杨义枪法的同时已经刺向了他的腹部。幸亏杨义的招式还未使牢,侧身躲开了这一击。拆了三十几招之后,杨义便处于了劣势。

岳家枪法进攻有刺,戳、点、扫、挑;防守有格,拨、架、挡、淌。进退自如,攻防兼备。杨义暗暗叫苦,就算没有胜算也不能被生擒,于是他又使出了一招“背水一战”,此招来势更凶,但破绽更大,直刺岳常青腹部,使此招的用意是与对方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岳常青似乎正在等此招,陡然间凌空飞起,一招“长河落日”凌空劈下,杨义招架不及被砸中左肩。岳常青此招本是刺,但他怕会要了对方的性命,所以改为了劈。杨义被劈中后,一阵剧痛,后退数步,岳常青接着一招“大漠孤烟”,挑飞了杨义手中的长枪,再次戳中了杨义的左腿,杨义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岳常青立刻上前欲将杨义擒获,却听到暗器划破长空的声音,是飞刀,因为只有飞刀旋转带动气流会发出“呜呜”的声音,岳常青一招“一苇渡江”,用枪撑地,身体借势凌空向后翻起,躲过飞刀。然而还未等他站稳,数把飞刀又随风而至,令其应接不暇。飞刀似乎能预知岳常青的行动,提前飞向了他下一个落脚点,弄的岳常青非常狼狈,翻身进了翠竹亭。

这个时候,竹林闪出一个人来,此人正是姜瑜,趁着岳常青躲避飞刀的时机,背起杨义便走。岳常青哪能放弃这个机会,双脚蹬地,翻身出亭,一招“苍龙出?!敝北冀ざ?。

突然,竹林里又飞出一人,手中大把的飞刀射向了自己,此人是狼牙寨老七贪狼唐笑。岳常青无力追击,只能躲避,眼看要放走这三人,而唐笑的飞刀此时却用完了,由于出门匆忙,少带了一挂。

姜瑜立刻察觉了情况,把杨义扶到唐笑的身上。

“你带老五先走,我挡住他?!?/p>

“嗯,二哥,你小心?!碧菩σ膊粏?,背着杨义进了竹林。

岳常青要追上唐笑二人恐怕是不可能了,现在只有先对付眼前的敌人。

“又见面了,岳都头,咱俩还真是有缘哪?!苯に祷耙廊黄锲ζ?。

“你上次的伤好了?”岳常青冷冷的道。

姜瑜一怔,他刚想起自己原来根本不是岳常青的对手,他回头看来看逃走的二人,自知必须要拖住岳常青,才能让其二人成功逃走。

“多谢岳都头关心,你枪法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如这样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你放我们离开,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你决定怎么样?”姜瑜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觉得不怎么样?!?/p>

说话间岳常青已经摆好了架势。姜瑜反手握刀,等待着岳常青的进攻。

岳常青也看出了对方的用意,对方是想拖延时间。岳常青从刚才的打斗中已经热身完毕,现在招式更能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决定速战速决。岳常青一招“苍龙出?!毙榛我磺?,姜瑜上次与之交手的时候见过此招,于是拔刀相迎。岳常青一招未完立刻变招,改为“荡寇平川”。姜来不及格挡,又像上次一样被扫中双腿凌空飞起。岳常青又借势返回上一招,长枪急速旋转刺出。姜瑜上次就中了此招,所以他深知这一招的危险性,立刻用长刀划向地面,从而改变了自己身体的方向,但还是稍晚一步,被刺中了左腿,单膝跪在地上。岳常青见已经得手,立刻接上一招“十面埋伏”,枪头一抖,从多个方向刺向了姜瑜,哪知刚才那是姜瑜诱敌之计,姜瑜长刀从下方挑起,瞬间割破了岳常青的左臂。但岳常青招也已经使牢,姜瑜射中数枪,昏死了过去。
岳常青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又看了看姜瑜,心想:“他用的是搏命的招式,不愧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p>

这边,唐笑背着杨义在竹林里奔跑,杨义缓过神来,说道:“老七,你忘了,二哥好像并不是他的对手啊?!?/p>

“对啊,我怎么给忘了这茬了,那么说二哥有危险?!碧菩腥淮笪?。

等唐笑安置好杨义,再次折回到翠竹亭的时候,只看到地下的血迹,并不见人的踪影。

第四幕 易容术

下午,益州府的大牢

姜瑜躺在一张木板床上,大夫正在给他检查伤口,吴曦站在床边仔细对照着通缉令的画像看。

“岳都头,你弄一个死人回来糊弄我,是什么意思?”吴曦问道。

“大人,他没有死,他就是狼牙寨的二当家,姜瑜?!痹莱G嘟馐偷?。

“我不管他死没死,也不管他是谁,我要的是那批货物,货物,你听明白没有?你还有七天时间了,你看着办吧?!彼低晡怅厮κ掷肟?,后面跟着他的两个保镖。

“大夫,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岳常青急切的问大夫。

“说不准啊,你这枪刺的也太狠了,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p>

大夫给姜瑜上好了药,缝合了伤口就离开了。只剩下岳常青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

黄昏,闹市

岳常青从府衙出来,已经是黄昏时分,华灯初上,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艺人们也纷纷的出现在了街头巷尾,胸口碎大石,高跷,皮影戏,应有尽有,但这些都没留住岳常青的脚步。岳常青愁眉紧缩,疾步朝家里走。

“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厉害啊,咳……咳?!?/p>

一个熟悉的咳嗽声,止住了他的脚步,他发现女儿正跟妻子在看街上的杂耍。

“婉儿?!痹莱G嗟纳舸认橹写帕?。

婉儿听到了岳常青的声音转过头来,妻子也看到了岳常青。

“爹爹,娘是爹爹,咳……咳?!蓖穸煽似肴氐氖?,跑过来扑在岳常青的怀里。

岳常青一把抱起了婉儿说道:“乖婉儿,在看什么呢?”

“爹爹你看,那个人好厉害,能变成很多模样?!?/p>

岳常青抱着婉儿来到人群,发现杂耍艺人正在表演着变脸。只见那人,抬手、转身,低头都能变出一张的面孔,技艺精湛让人叹为观止。

岳常青灵光一闪,“变脸”两个字划过脑海,一个主意计上心来。

深夜,益州府大牢

岳常青与一个老者,二人站在姜瑜的床前。

岳常青恭敬的对老者说道:“师傅,这么晚找你来确实是情非得已,我只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p>

老者问:“没事,只不过你给我的《岳家六合枪法》肯定是真的吧?!?/p>

岳常青道:“我绝对没有骗你,岳家枪法的一招一式都在里面?!?/p>

老者笑道:“好,那就好?!?/p>

老者让岳常青躺在姜瑜旁边的另一张床上,他开始先用石膏给二人的脸导出磨具,然后找出两副磨具的不同之处,修补磨具后,在里面涂抹特殊胶水,等胶水冷却后形成面皮。制作过程行云流水,直看的岳常青叹为观止。面皮成型后,老者将面皮贴在了岳常青的脸上,豁然另一个姜瑜就这样诞生了。岳常青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老者嘱咐道:“这张面皮我用了特殊的胶水,必须用特殊的药水泡过才可以取下,你若擅自取下,只能使你原来的脸面目全非?!?/p>

“嗯,我记下了,师傅?!?/p>

“药水在我这里,事成之后来找我就行,我帮你取下?!?/p>

“多谢师傅?!?/p>

岳常青把姜瑜关进牢房之后,趁夜将易容的师傅送走,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牢房的屋顶上的一个人目睹了整个过程。

第五幕 狼牙寨

清晨,长风镖局

司马长风全家正在用处餐,一个仆人慌慌忙忙的冲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门口躺着一个人?!?/p>

司马长风迅速赶了出来,他发现,身受重伤的姜瑜正躺在自己的家门口,奄奄一息。于是,他迅速命人把他抬进了屋里,并安排人去找大夫。

不错这个姜瑜就是易容后的岳常青,他故意用枪刺伤了自己的左腹,倒在了长风镖局的门口。

过了许久,岳常青假意清醒了过来,而司马长风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多谢司马……咳咳?!痹莱G嗖恢榔绞彼鞘侨绾纬坪舻?,所以假装咳嗽加以掩饰。

“老弟,不必放在心上,只是你这伤……”

“我……咳咳……”

“好了,先别说了,你先自管养伤,我已经通知寨子里面的人来接你了?!?/p>

说罢,司马长风安排人照顾岳常青,自己就出去了。

过了午时,来了两个人,背上挂着斗笠,他们二人,一个是野狼李吹,还有一个是贪狼唐笑。

两人上来就扑在了岳常青的床前:“二哥,你没事吧?”

岳常青睁开双眼,说道:“你们来啦?”

“听说你出事了,可把老五难受坏了,他非要来?!碧菩λ档溃骸暗笔币补治?,不该让你一个人对付那个岳常青?!?/p>

“我不碍事了,老五没事了吧?!痹莱G嗤贫铣隼衔逵Ω镁褪茄钜?。

“没事了,神医给他抹了药,现在跟生龙活虎一样?!碧菩πψ潘档?。

“二哥,你现在能走么,我们不能给司马庄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崩畲邓档?。

“行?!痹莱G喾鲎糯沧似鹄?,其实岳常青伤的并不重,他刺中的不是重要部位。

唐笑与岳常青骑一匹马,李吹自己起一匹马,三人拜别了司马长风,疾驰而去。

三人瞒过了守门的官兵,出了兴州城。

出城后,三人便进了深山,在山林深处一个洞口的位置,三人纷纷下马,从洞口入。洞口开始极窄,仅能容一人一马,而且非常的黑,李吹点燃门口的油灯,照亮前行。越往里走越平坦,走不多久就能看到前方有光,是另一侧的洞口。

岳常青心想,此处果然隐蔽,一般人万万不会想到这个洞穴竟然是入口,难怪这么多年官府都没有找到他们。

下午时分,狼牙寨

走出山洞,呈现在岳常青面前的是一个村落,村落被群山环抱,鸟语花香。村里有溪水,有农田,可畜牧可耕种。而且能看出这里的人们相处十分融洽,一片祥和,完全看不出这里就是令官府闻风丧胆的狼牙寨。

岳常青感慨万千,心说,“这里不就是妻子日思夜想的地方么?”

三人继续前行,村民不断跟他们打着招呼。

一会儿工夫,他们来到了一个较大的宅院,推开宅门,正对着的是一个大厅,此处是议事厅,替天行道的牌匾挂着大厅中央,显得十分的霸气。

大厅站着三个人,秃狼利能法师和苍狼杨义,岳常青是见过的,另外一个人身高八尺开外,虬髯阔口,面目英朗,双眼有神并带着些许威严。岳常青推断此人应该就是狼牙寨的老大孤狼独孤云。

三人见到岳常青以为是姜瑜回来了,迅速迎了上来。

“二弟,你没事吧?”独孤云关切的问道。

“大哥,我怎么会有事呢?我什么大风大浪的没见过啊?!痹莱G嗫桃饽7伦沤さ目谖撬档?。

“嗯,那就好。不过我听老五说,那个姓岳的枪法了得,下次见了他一定要小心啊?!倍拦略浦龈赖?。

“二哥,上次连累你了?!毖钜逅底?,跪倒在岳常青的面前。

“老五,你说的哪里话,咱们都是兄弟,别见外了?!痹莱G啾咚当呓钜宸隽似鹄?。

“老五确实莽撞了,一听说有人比试枪法,就按奈不住了?!崩芊ㄊλ档?。

“谁叫老五是武痴呢?!崩畲到幼潘档?。

说完,厅里几个人都哈哈大笑。

岳常青也笑了起来,他突然有种错觉,他觉得这些人相处的的这么融洽,都不是坏人,但他又安慰自己,其实坏人平时跟好人没什么区别,只有在做坏事的时候才暴露出的本性。

“哎,对了,你们见到老六了没有?”独孤云向他们三人问道。

“没有啊,怎么,六哥还没回来?”唐笑回答道。

“知道二哥出了事,他就出去了,一直没有消息?!崩畲邓档?。

“大哥,老六的轻功那么好,应该没事?!毖钜灏参康?。

“先不管他了,老四,你去买点酒肉,咱们好好吃一顿,庆祝你二哥平安归来?!惫露览欠愿赖?。

“好勒,这就去?!?/p>

李吹说完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拐弯的时候,一个躲闪不及与来人撞了个正着。

“四哥,你去哪儿???这么急?!崩慈宋实?。

“呀,老六,刚才大家还担心你呢。老大让我去买酒,二哥也刚回来?!崩畲蹈咝说乃档?。

跟李吹相撞的人正是狼牙寨老六天狼白展飞。

“随便一个人你都叫二哥,那我怎么办?”白展飞后面传过来一个声音。

这时,李吹才发现白展飞后面还跟着个人,头戴着斗笠,低着头。

“哎,这个人时候谁???声音跟二哥好像啊?!崩畲狄苫蟮奈拾渍狗?。

“先别问了,咱们进去再说?!卑渍狗晒逝榈乃档?。

议事厅

议事厅里,岳常青正在向独孤云询问被抢的货物的情况。

“大哥,上次我们劫来的那批货物怎么处理?”岳常青问道。

“先放一放吧,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说?!倍拦略埔苫蟮目戳艘谎墼莱G?,觉得有问题。

听孤独云这么一说,岳常青心里就踏实了,说明货物还在,只要他带人前来剿灭了山寨,货物自然就找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吹和白展飞等三人从外面进来了。

“见过各位哥哥?!?/p>

白展飞给大家拱手施了一礼,并仔细的打量了坐在姜瑜位置上的岳常青,看的岳常青心里发毛。

“六哥,你可回来了,刚才大家还担心你呢?!碧菩λ档?。

“老六,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倍拦略莆实?。

“大哥,你猜我把谁给你带来了?”白展飞故作神秘的说。

这时候,独孤云和众人才注意到白展飞后面的人,那人突然一摘斗笠,扔在一边,抬起头,大喊一声:“兄弟们,看看我是谁?!?/p>

大家看到这个人都呆住了,这个人不就是益州都头岳常青么?

而吃惊最大的却是易容成姜瑜的真正的岳常青,他知道对方是假的,但此人真正的身份是谁?

就在大家吃惊万分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来了易容成姜瑜的岳常青面前,说了一句:“没想到吧,岳都头?!?/p>

这句话,听的众人更加摸不到头脑,但岳常青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暗暗叫苦。

那个假的岳常青又来到了独孤云的面前说道:“大哥,不必紧张,我才是你的二弟姜瑜,他是假的。他在我昏迷的时候易容成我的模样,被六弟在屋顶看到了全过程。六弟救醒我跟我说明了情况之后,我就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计划,于是我就找到那个易容的师傅,易容成了他的模样?!?/p>

“是的大哥,现在你面前的这个二哥是岳常青假扮的?!卑渍狗芍缸旁莱G嗨档?。

“我说刚才他问什么会再次问货物的情况,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是安排好了的?!倍拦略苹腥淮笪虻乃档?。

众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岳常青,并拿起武器将其团团的围住了。

“现在他已经知道狼牙寨的位置了,我们不能让他离开这里?!毖钜逅档?。

“岳都头,为了那个狗官,你值得么?”独孤云问道。

岳常青被问的竟然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年,他为吴曦做了不少事,可因为货物被抢的事,吴曦却将自己打了个半死,实在是说不过去。那自己现在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不愿意再多想,如今自己已经暴露,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并不回答独孤云的问话,立刻冲出大厅的门口,一跃上了屋顶。

“不能让他跑了?!敝谌撕艉白?,一起追了出去。

岳常青施展轻功,他从一个房顶跃到另一个房顶,身体轻盈如燕。即使这样,他仍然没有摆脱白展飞的追踪。白展飞在其身后紧追不放。
岳常青见机跳下屋顶,躲到农户家的草堆之中。白展飞站在屋顶找了半天没有见到岳常青的影子,便飞身离开。

过了许久,躲在农户草堆中的岳常青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便轻轻的探出了头。而此时,一把等候多时铁锄头硬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岳常青只觉得天旋地转,倒在地上。

第六幕 逃亡

议事厅

岳常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自己正被绑在议事厅的柱子上。独孤云等人正在商量事情,所以并没有发现岳常青醒来。

“明天我们躲藏在这些货物的箱子里,随老二混入兴州府,晚上老二把箱子打开,我们再一起杀出来,一定不能放过吴曦?!倍拦略扑档?。

“老大,他的两个保镖太厉害了,那个八臂哪吒空手接住了我所有的飞刀,我险些丧命在他的手里?!碧菩λ底呕剐挠杏嗉?。

“据说是少林寺打败铜人阵才下山的,江湖人称铁臂金刚?!崩芊ㄊλ档?。

“三哥,你不也是从少林寺里出来的?”李吹问道。

“俺不行,俺是从狗洞里钻出来的?!崩芊ㄊλ低?,众人哈哈大笑。

“嗯,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对付,我们可以事先躲在暗处,等老六,老七把保镖引开后,我们再杀吴曦?!倍拦略扑档?。

“嗯,大哥说的有道理,这个方法好?!崩芊ㄊλ档?。

“大哥,那个岳常青怎么办?”姜瑜问道。

独孤云看了一眼绑在柱子上的岳常青说道:“哎,这个人其实很可怜,不如先绑着吧,等事成回来再做处理?!?/p>

众人讨论完后,便都休息了。

岳常青听到了所有他们的谈话,也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只是独孤云所说的话实在似乎还另他费解。

次日清晨,议事厅

议事厅里,岳常青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一个老者在看守着自己。

老人看见岳常青醒了,就走了过来:“你醒了?!?/p>

岳常青看了看他并没有说话。

“听说你是岳飞岳元帅的后人?”老人见岳常青还是不回答又接着说道:“岳元帅那可是个抗金英雄,你做那样的事就不怕辱没了你先祖的名声么?”

岳常青听的云里雾里,开口问道:“老丈,你是在说我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我何时辱没过先祖的名声?”岳常青争辩道。

“哦,难得你不知道你上次押送的货物是送给金人的么?”老人继续问。

“老丈,你误会了,上次我们是要送到襄阳前线的?!?/p>

“襄阳并无战事,为何要送往襄阳?”

“是吴大人吩咐的, 所以小人并不曾过问?!?/p>

“你还在狡辩?!?/p>

岳常青听不明白,所以无话可说。

老丈看他不说话,继续说道:“哎,你怎么配的上这张脸?!?/p>

岳常青知道老丈说的是姜瑜的脸,于是接道:“他不过是一个强盗,我……”

“强盗?哈哈哈……你可知道我们山寨里都是什么人?”老人打断了岳常青的话。

“是……是……他们的家人吧?!?/p>

“我们现在是家人,可我们曾经是一些家破人亡的人,当年金人的铁蹄踏进了我的村子,杀了很多人,而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失去了妻子和儿子,我无家可归,是独孤大侠收留了我。他带我来到了这里,在这里孤儿有了归宿,老人也有人照顾。你想想有哪个强盗他会这么做?” 老人说话间回过头来,却发现岳常青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断掉的绳索。岳常青在柱子的一个凸起的尖角处磨断了绳索,逃走了。

第七幕 大逆转

益州府,大堂之上

益州知州吴曦坐在大堂之上,身边依然是站着两个保镖,吴威也站在旁边。

姜瑜易容成岳常青的模样站在堂下,大堂外停放着找回来的货物。

“启禀大人,丢失的货物我已经找回来了?!苯に档?。

吴曦大吼一声:“来人那,把他给我绑了?!?/p>

姜瑜还未来的及反应,便被四个衙役按倒在地,并用绳索捆了起来。

“大人这是为何?”姜瑜不解的问。

“哈哈哈,不这么做,我怎么敢碰你的老婆呢?,”吴曦旁边的吴威说话了?!暗谝淮渭侥憷掀盼揖蜕钌畹谋凰宰×?,那诱人身段,那令人陶醉的微笑,哦,我现在就想要把她抱在怀里?!?/p>

“你……这个混蛋?!苯し吲?。

“骂的好,如今货物找回来了,你便没有用了,而且你的老婆马上就成为了我的玩物,听到这里你是不是感到很绝望啊,哈哈哈?!蔽馔⊥坊文缘淖叩搅私さ拿媲?,“啊,对了,我还有个事情要告诉你,其实这些货物本来是要送给金人的,我们今天就带着货物投靠金人?!?/p>

“这么说来,那天在客栈酒里的迷药是你下的?”姜瑜问道。

“吆,这都被你发现了,不愧是岳都头。不错,那天就是我下的药,本来是要等金人拿走货物后,嫁祸给你的?!蔽馔靡獾乃档?。

“别跟他废话了,拖出去斩了吧?!蔽怅厮档?。

突然,姜瑜“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吴威不解的问。

“你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检查过货物,怎么能确定货物真的被找回来了呢?”姜瑜说道。

吴曦一愣:“快去人,打开箱子检查一下?!?/p>

官兵跑过去,迅速解开了锁,而当箱子打开的那一刹那,事先躲在箱子里的六位英雄一下子从箱子里蹿了出来,瞬间解决掉了开箱子的官兵,直奔大堂而来。

唐笑飞刀出手,解决了压在姜瑜身上四个官兵。独孤云冲上前,一?;税笤诮ど砩系纳?。

吴曦等人大惊失色,吴威也迅速跑到了吴曦的身后。

唐笑再次出手,飞刀直奔吴曦和吴威二人,眼看要命中,却被八臂哪吒单手接住。

当独孤云等人全部聚到大堂的时候,一张铁网从天而降,几人躲闪不及被罩在网下。利能法师双手擎着降魔铲,杨义擎着铁枪将网架起,使其它人没被网砸中,但整张铁网有几百斤之重,瞬间落下,杨义二人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隐约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哈哈哈,没想到吧?!蔽怅匦Φ溃骸澳忝且晕即笠桓鲆嬷莞崦挥蟹婪洞胧??弓箭手那里去了,射死他们?!?/p>

吴曦喊完之后,久久没有动静。

“弓箭手——,弓箭手哪里去了?”吴威也跟着大声的喊道。

此时,益州府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了。

“不用找了,都死了?!币桓隼淅涞纳舸肓嗽诔〉拿扛鋈说亩?。
吴曦,吴威等人看到来人全惊讶不已,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岳常青,他此时已经用药水去掉了面皮,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吴威看了看铁网下岳常青,又看了看门口走来的岳常青,吃惊的喊道:“两个……两个岳常青?”

“我一心一意的报答大人的知遇之恩,没想到,到头来只是利用我而已?!痹莱G嗨祷凹湟丫叩搅舜筇弥?,用手中长枪将铁网边缘挑起,露出一个缺口。独孤云等人迅速趁机从里面钻了出来。

“你都听到了?”姜瑜看了看岳常青问道。

“嗯?!痹莱G嗟懔说阃?。

吴曦一看情况不好,对身边两个保镖喊道:“?;の??!彼低昃拖蚝笤号苋?,吴威紧随其后。众人欲上前追,却被两个保镖挡住了去路。

白展飞施展轻功,纵身一跃穿破屋顶上了房,岳常青紧随其后也上了屋顶,独孤云等人与两个保镖还有周围的官兵斗了起来。

岳常青和白展飞二人追到后院,发现吴曦,吴威已经骑马逃走,于是二人也上马追了出去。

城门处,吴曦对守城的官兵喊道: “给我拦住他们?!比缓蟊闫锫沓宄隽顺敲?。

吴曦,吴威冲出城门后,官兵迅速关闭城门。

岳常青,挥舞长枪,扫飞了挡路的官兵,在城门即将关闭冲了出去,剩下白展飞跟官兵打斗了起来。

益州府

独孤云等人解决了府里的官兵,留下了利能法师,唐笑和李吹三人牵扯住了两个保镖,其它人也骑马追了出去。

利能法师舞动降魔铲,虎虎生风,但招都未使牢便被铁臂金刚用胳膊挡了回去,利能法师一招“一苇渡江”用铲撑地,双脚腾空踢向铁臂金刚胸口,铁臂金刚站稳马步双手出拳,硬生生打在了利能法师的脚底板上,将其弹了出去,利能法师双脚巨疼,落地时几乎要跌倒。铁臂金刚疾步上前要补上一招,却被李吹拦下。李吹的疯魔双节棍像雨点砸向铁臂金刚,“苏秦背?!?,“毒蛇吐信”,“狂龙乱舞”,每出一招都犹如弹丸崩裂,劲道十足??纱蛟谔诮鸶丈砩?,却似打在一块铁板上,其毫发无伤。铁臂金刚瞅准空当突然出拳,泵飞了李吹。李吹口吐鲜血,躺倒在地。

“他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我们需要找到他的命门所在?!崩芊銎鸬乖诘厣系睦畲邓档?。

“嗯,明白了?!崩畲挡恋袅丝诮堑难?,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又冲了上去,利能法师降魔铲攻击对方的下路,李吹则攻击上路,二人一退一进,一上一下,试探着铁臂金刚的命门所在。

再说唐笑跟八臂哪吒,二人的打斗其它人无法插手,漫天的飞刀,满天的飞镖,只听“乒乓乓乓”刀碰镖,镖碰刀。之前二人交过手,唐笑差点吃了大亏,所以这次他十分谨慎。数个回合之后,唐笑摸了摸刀套里的刀,只剩最后三把,心想,如果再不能致对方于死地,死的只能是自己了。唐笑侧身飞起,故意露出破绽,八臂哪吒瞅准了破绽,投出数支飞镖。唐笑瞬间身体多处中镖,但他借势转体投出了手中仅剩的三把飞刀。八臂哪吒见对方已经中镖甚是得意,瞬间射出三支飞镖拦截飞刀。当飞镖与飞刀发出三声碰撞声音以后,却仍有一只飞刀在飞。八臂哪吒大惊道:“是子母刀?”但飞刀太近了,来不及闪躲便被飞刀插在了脖子上。

唐笑从地上站起身来,拿出了事先绑在了胸前的沙袋,那些飞镖全部射在了沙袋上面,唐笑说道:“为了杀你,我可是用心良苦啊?!彼低晁纬隽瞬逶诎吮勰倪覆弊由系姆傻?。八臂哪吒瞬间血喷如柱,瞪大双眼倒在地上。

再说,李吹跟利能法师,两个人均已经多处受伤,气喘吁吁。李吹已经在利能法师的掩护下攻击了对手身上的三十六处要穴,但都毫无用处。二人一不留神被铁臂金刚掐住了脖子,平地拔起,二人痛苦不堪。铁臂金刚“哈哈”大笑。突然笑声戛然而止,一把飞刀射进了他的嘴里,刀身从后颈处穿出。铁壁金刚看了看远处投射飞刀的李笑,一脸茫然,轰然倒下,利能法师和李吹二人这才得以脱身。

“三哥,四哥,你们没事吧?!碧菩ι锨胺銎鹆硕?。

“七弟,你这飞刀在兵器谱上的排名又要靠前了吧?!?/p>

李吹和利能法师看着倒地的八臂哪吒和铁臂金刚不由对唐笑露出了赞叹的神色。

第八幕 满江红

宋金边境

岳常青一路追着吴曦,吴威二人,转眼已经来到了宋金的边境,金军的营寨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之内。

“哈哈,叔叔,我们有救啦?!蔽馔吹搅私鹑说挠老踩艨?。

吴威刚要回头,却被飞来的长枪穿透了胸膛,岳常青已经追上了他,拔出了插在他身后的长枪,继续追赶吴曦。吴威瞪大双眼摔下马去,不愿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金兵看有人奔大营而来,有个将领模样的人带了一对人马迎了上来,大喊道:“什么人?”

“我是益州知州吴曦,快救我?!蔽怅卮蠛暗?。

“哦,原来是吴大人啊?!苯旖怅胤帕斯?,自己与众兵挡在那里。

此时的岳常青也骑马赶到,他没有停马的意思,不追到吴曦是不会罢休的。没等那个金兵将领开口,就已经将其挑飞,其它金兵还没来得急反应,岳常青就冲破了封锁,直奔大营而去,其它金兵则紧随其后。

吴曦看到金兵根本没拦住岳常青,便更加用力的夹紧了马腹。

这里是金兵大将完颜昌的大营,他本来是在等吴曦的消息,要对益州发起总攻的,没想到却接到士兵来报,说吴曦正被人追杀直奔大营而来。于是他立马安排士兵接应,自己也走出大营观望。吴曦看到迎接的士兵,就像黑夜看到了曙光,老泪都从眼里流了出来。

百十个金兵绕过吴曦,直奔岳常青而来。

岳常青,一条长枪如蛟龙入海,穿梭在金兵之中,众士兵,闻枪落马,没有人能与他战上一个回合。仅片刻间,金兵便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吴曦来到大营,飞身下马抱住完颜昌并单膝跪地,哭喊道:“元帅,救救我啊?!?/p>

完颜昌将他搀扶起来,说道:“放心吧,来到这里你就安全了?!?/p>

再看岳常青,不多时,百十个金兵已经尽数死在了他的枪下,他继续骑马追来。

金兵的大营前,盾牌兵手持巨盾列阵成一条长龙挡在前面,后面弓箭手已经拉满了弓弦,就等岳常青进入射程。

岳常青策马而来,箭像暴雨闻声而至,他挥舞长枪拨开飞来的箭,侧身贴在马腹,曲线冲刺。马此刻也是也有了灵性,看出了主人的意图,它视死如归,奋力猛冲,待冲至盾牌兵前时,已经身中数箭,但它毫无惧色,双腿腾空而起,从盾牌兵头上越过,但跃起时,被敌兵的数支长枪刺中马腹。岳常青摸了摸马的颈部示意以示自己的谢意和对马的肯定,马落地时终于站立不稳倒在地上。岳常青就势翻滚,并在地上横扫一枪,他身前数名金兵被扫到,凌空飞起。数名盾牌兵左手抬盾,右手持枪,迅速将岳常青包围在里面。岳常青脚踏巨盾,凌空飞出包围圈,并使一招“回马枪”结束了一个盾兵的性命。

金兵越来越多,将岳常青层层包围。岳常青也已经是伤痕累累,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筋疲力尽,死在这里,但他的始终没忘记自己的最终目的,就在金兵人头攒动的空隙,他发现了吴曦的身影。吴曦正此时乐呵呵的躲在完颜昌的身后。岳常青瞅准了空当,将一个金兵挑起,扔向了完颜昌。完颜昌及时用手推开了飞来的士兵,却发现一条长枪如一条长龙直奔自己而来,完颜昌立刻向右侧闪避,长枪也瞬间改变方向,刺穿了他身后的吴曦的胸膛。吴曦瞪大双眼,口喷鲜血,跪死在岳常青的身前。

岳常青此时也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他拔出枪,身体已经站立不稳。他拄着长枪转回身来,满目光冰冷,看着周围的士兵。所有的兵都被满身是血的岳常青吓坏了,不敢靠前。

而这个时候,一支箭射中了他的后心,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倒在了地上。

第九幕 桃花源

不知过了多久,岳常青睁开了双眼,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妻子。

“蓉妹?”

“青哥,你醒啦?!逼肴芈车奈⑿?,却眼含着泪水。

“爹——”一直守在旁边的婉儿扑在了岳常青的怀里。

“婉儿,你不咳了?”岳常青看到婉儿脸色红润,吃惊的问道。

“嗯,是这个神医老爷爷治好了我的病?!?/p>

婉儿指向了一个人,岳常青顺着婉儿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一个老人,而这个老人就是曾经狼牙寨负责看守自己的老人。

“是你?”

“正是老朽,不过你能醒过来,也是奇迹,算是好人有好报吧?!崩先吮咚当呤帐耙┫淅肟?。

“多谢神医前辈了?!逼拮颖咝槐卟磷叛劾崴屠先顺鋈?。

此时的岳常青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自己的家里,他问妻子道:“我这是在哪儿?”

妻子搀扶着岳常青从屋里走了出来,一阵桂花的香味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岳常青的眼前呈现出了画里才有的场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原来他现在身在狼牙寨。

“幸亏我们到的及时,不然你就没命啦?!币桓銎锲ζ纳舸硬辉洞Υ斯?。

岳常青沿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姜瑜,此时他正牵着一头毛驴从门前经过。

“谢啦!”岳常青与他相视一笑。

“哈哈哈,不谢,不谢。悠然山野外,自得碧水间,管他朝堂上,今夕是何年……”姜瑜哼着歌离开了。

岳常青紧紧的把妻子女儿搂在了怀里。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