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今日看点新闻网 > 美文>正文

我们。(原创)

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字号+作者:赫鱼 来源:今日看点新闻网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2018-09-05 14:40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王铭聪到济南那天,大概刚入春。天气有点温热,他和王杰走在一起,王杰一米八五左右吧,他并没有王杰高,但也不矮,只见他穿着一条束脚灰色'...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王铭聪到济南那天,大概刚入春。天气有点温热,他和王杰走在一起,王杰一米八五左右吧,他并没有王杰高,但也不矮,只见他穿着一条束脚灰色的运动裤,早春最流行的款式,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v领的长袖上衣,王杰给他拿着刚买的被子和洗漱用品。

余瑜站在落地窗后面,佯装整理窗帘,看着外面的阳光,她很喜欢阳光,不喜欢黑暗。

王丽君从前台出来,照例穿着她那十八公分的高跟鞋,看到她的鞋子就会想起她曾经跟大家讲过,她有次洗脚的时候撕掉了脚上的皮,并且吃掉了····

王丽君问王杰,“都买完了吗?”

王杰掏出一个发票纸,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对王丽君邀功似的说:“放心,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保证把老弟安排的好好的?!?/p>

张慧从厨房后面走出来,去跟王丽君说话,“王经理,这是你弟弟啊,我听陈刚说你弟来了?!?/p>

张慧是余瑜的师父,一直都是张慧带着她,余瑜话不多,安排什么就做什么,所以师父也蛮喜欢她的。陈刚是张慧的男朋友,因为女朋友在这里工作,所以就从之前的公司辞职来到这个酒店。

“对啊,刚从东北过来的,啥也没带,重新置办一套?!蓖趵鼍底糯雍筇ɡ锬贸龆越不?,是要召唤她的员工们了。

不一会大家聚齐在大厅

“临时把大家叫来呢,是有事跟大家说一下,咱们ZB酒店餐饮部新来了一位家人,我们来认识一下,并且给调整一下工作内容”。王丽君虽然穿着十八公分的高跟鞋,但还是很矮,所以说话的时候喜欢仰着头。向王杰挥了一下手,王杰带着王铭聪站在王丽君的旁边,王丽君让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王铭聪,刚从东北过来,九三年的,刚来这边,有不会的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彼低甓源蠹椅⑽⒌懔讼峦?。

大家鼓掌欢迎。

王丽君开始给介绍其他的员工,“咱们都是餐饮部的,这是张慧,负责二楼的,陈刚,张慧男朋友,领班,赵阳,张师傅,付姨,彭师傅,还有几个在忙着,这几位是后厨的,余瑜,冯晴晴,秦哥,郑园,梁东,今天还有四个休息的,这几位是服务员,你刚开始就跟着高慧在二楼吧,有事就说,不懂就问”。

王丽君介绍完,便让大家各自忙活去了,留下王铭聪,嘱咐几句。

回头又叫住余瑜,“那个瑜瑜啊,你给聪去找一下合适的衣服,我记得在物料室还有新的,你看看·····”

“王经理!”余瑜打断了王丽君。哀怨的看一眼王丽君一眼。

“哦,你看我忘了这事了,你看看谁不忙,去跟你一起吧?!蓖趵鼍牧艘幌履源?。

余瑜环顾了一周,大家都在忙着,这会客人陆陆续续都进店了。

“要不我跟她一起去吧?!蓖趺纤?。

“行,你俩去吧,”王丽君说完就去吧台算账去了。

余瑜对王铭聪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麻烦你陪我走一趟吧。从这边楼梯上去就行,在三楼”。

王铭聪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不好意思问,没说话就往楼梯口走去,到了三楼以后,余瑜站在楼梯口不动了,王铭聪没发现,一边走一边问,“那一间是吗?为什么三楼不开灯呢?还挺黑的····”说了半天,没人回他,他回头瞅了一眼,余瑜就站在楼梯口,靠墙站着,战战兢兢,一动不动。

王铭聪回去找她,问她,“你怎么了?没事吧,不舒服?”

余瑜看着他,摇了摇头,用祈求的眼神望着王铭聪,“我在二楼等着你,物料间就在走廊尽头,钥匙给你就行,好吗?”

那个眼神,纯净的如一汪清泉,黑色的眸子在夜里更闪闪发光,但这眼神里充满恐惧,王铭聪心抽疼了一下。

“你怎么了,我姐说让你给我找啊,应该挺多东西吧,我又不知道在哪里”。王铭聪耸耸肩,觉得可能是自己没休息好吧。

“那个,要不我在这里等着你,你去把走廊灯打开,开关在那边,有个粉红色的开关贴”。余瑜还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指着走廊尽头。

王铭聪还想说什么,但是考虑到耽误时间太久了不太好,就一个人到走廊的那边打开开关,整个走廊都亮了起来。余瑜放松了一点,小跑过去,打开门,把一堆堆的杂物搬到一边,去找货架最下面的男士工装。然后头也不回的递给王铭聪,然后又去找下一套,站起来说:“你试试吧,这批工装听王杰说裤子还好,衬衣有点紧,你得试试”。

王铭聪接过衣服,转身就要去旁边的小房间试衣服,余瑜拉住了他的袖子,说:“你能不能别走?”

“那我在这脱衣服?”王铭聪被这个小动作惊呆了。

“那,那我转过身,不看你,你就在这试,别走好不好?”余瑜很真诚。

“你到底怎么了嘛?”

“我,我怕,怕黑?!庇噼さ妥磐?,有点不好意思。

“怪不得,那你转过去吧”。王铭聪把衣服扔在货架上,余瑜转过身,闭上眼睛。她听见了王铭聪脱衣服的声音。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你还在吗?”

王铭聪已经套上衬衫在扣扣子,突然想吓唬吓唬她,就压低嗓音,用最没有感情的声音说,“我一直在啊~~ 你是找我吗?”

“啊啊啊啊啊啊······!”余瑜猛地捂住耳朵,闭着的眼睛不敢睁开,蹲在地上浑身发抖。

王铭聪傻眼了,站那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手中停留在扣扣子的动作上。他没有想到余瑜的反应这么大。

没出三秒,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接着就是七嘴八舌的“怎么了怎么了?”

“瑜瑜你在哪呢?”

“瑜瑜,师傅来了,来了来了,师傅来了!”

……

王铭聪回头看着大家,所有人都傻了,这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劲,余瑜在地上蹲着,王铭聪在扣扣子,张慧愣了一秒,冲过去推开王铭聪,抱着余瑜。恶狠狠的看着王铭聪。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王铭聪有点懵。

“怎么着,刚来就耍流氓??!”张刚拉了一下王铭聪。

接着王丽君也上来了,看到这一幕也愣了,在王铭聪胸口捶了一下,“怎么回事?就来拿个衣服而已还能不能行了!”

“我就吓唬她一下,没想到她这么不经吓”。王铭聪也很无辜,看着地上的余瑜,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位置又突突几下。

大家都散了,楼下还有很多客人,张慧安抚好余瑜,带着她去了二楼找一个空房间休息。

大家都在猜测是王铭聪耍流氓吓到了余瑜,毕竟,余瑜这么文艺的女孩子是很单纯的。

一直持续到客人散尽,下午三点,员工该吃饭了,赵阳把菜端到桌子上,王丽君大步向饭桌走来,一拍桌子,大喊一声:开会!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几位阿姨已经在换衣服了,但都慌忙赶到饭桌旁边站好,王丽君看了一下就又大喊:

“王铭聪!你他妈给我过来!

给我一个交代,怎么回事,要是说不清楚,你今天就死这吧!”

王丽君虽平时很嚣张,但是不吐脏话。大家知道,这是真生气了。

余瑜和张慧走到楼梯口,倚着楼梯的木扶手,余瑜就那么看着王铭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且惨白的小脸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来,余瑜肯定是不可能帮王铭聪平反了。

王铭聪瞅了一眼,深吸一口气,把过程给大家讲了一遍:“我也没想到她那么胆小,我就想着逗逗她,我就在门口站着,我又没走”。

真相大白。

王丽君拍着胸口,“你丫的吓死我了,你说你刚来再惹点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吧。你刚来不知道情有可原,那也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吓唬人家??!她怕黑怕到极致了!三楼是餐饮和客房的中间站,客人都是走电梯,员工走楼梯,三楼那边物料,餐具,和客房部的一些床单被罩什么的。灯光比较暗,但那边格局设计成和二楼一样的包间式,房间的灯不开,通过门上的玻璃能看到房间黑乎乎的,所以瑜瑜从来不自己去三楼,都是别人陪她一块。下不为例啊”。

王丽君说完摆摆手,示意大家吃了饭下班休息。

王铭聪又往楼梯口看了一眼,余瑜不在了,只有张慧还站在那里,还是狠狠的看着他。

下午余瑜跟着张慧在二楼了,王铭聪被张慧打发到一楼给陈刚擦地去了。

王铭聪想给余瑜道个歉,但人多又抹不开面子,而且也碰不见。

就这么过了好几天,轮到余瑜去大厅值班,王铭聪回到了二楼,他故意下楼帮陈刚摆桌子,时不时瞅瞅门口的余瑜。

“嘿!你瞅啥,再瞅也没你份!死了这条心吧”。陈刚从背后拍了一下。

“啊,什么?陈哥你说什么呢,别开玩笑了”。王铭聪弯腰比量着这一排桌子有没有不整齐。

陈刚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谁都年轻过,看缘分吧。

下午下班大家有的回宿舍休息了,有的回家了。余瑜从不休息,喜欢在206坐着,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本书《逃离纳粹集中营与魔鬼的交易》,看了一半,抬起头看看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与书中的阴暗相比,此时的阳光简直美得不像话。

余瑜随手拿起一个高脚杯,对着太阳比划。

王铭聪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这时都没有人,当事人也在。

他站在门口看着余瑜在发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并不想打扰这种美好,阳光透过窗格撒进来,落在余瑜的脸上,身上还有那个高脚杯上。

本想转身离开,但想了一下还是道个歉比较好。

于是轻轻的敲了敲门,余瑜回头看了一下,放下杯子,对他笑了笑。王铭聪就站在门口,看着阳光下的余瑜在笑,右侧脸在阳光下,白的发光,把要道歉的事也给忘了。呆了三秒,咳嗽一声,低着头走了进去。

拉开一个椅子,倒骑在椅子上,双手抱着椅背,头枕手臂上,歪着头看着余瑜,王铭聪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是那么自然,毫无违和感,就像多年的恋人,很自然的坐在摇椅上晒太阳一样,而且他真的好喜欢靠近余瑜。

余瑜看着他,还在微笑,见王铭聪不说话,便又转头看向阳光,继续发呆,那阳光里似乎带着什么种子,那种子很神奇,无形无色无味,却长在意识里,生根发芽。

不知道看了多久,王铭聪被这太阳晒的太困了,就趴在椅子上睡着了,余瑜还在看书,听见鼾声,看了看周围,就去师父的小柜子里拿了一件陈刚的外套,轻轻的给王铭聪盖在后背上,又坐回去继续看书。

王铭聪轻轻动了一下,好似睡的很沉的样子,转了一下头,把头歪向另一侧,眼睛还在睡着,但嘴角醒了,上扬的嘴角似乎已经要?;げ涣怂难莱?。这一切,余瑜当然不知道。

大家继续忙着自己的工作,陈刚和张慧时不时斗斗嘴,王杰和王丽君还在每天暧昧着,李姐和冯晴晴他们没事就聊聊八卦。但他们最喜欢的是让余瑜去找王铭聪借手机,因为只有王铭聪是智能手机,可以玩极速赛车。

别人借不出来,王铭聪不喜欢这群爱聊八卦的大姐们,也不愿与她们有太多交谈,但余瑜不一样,她不聊八卦,不问原因,就那么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偶尔和大家说说笑笑,谈谈社会新鲜事,但从来不争不抢,不正不邪,除了怕黑。

一个下午,王铭聪和赵阳在后厨聊段子,余瑜在整理窗帘,然后站在窗帘后面看着外面的阳光,李姐悄悄挪过去,跟余瑜说,“瑜瑜,你去帮我把王铭聪的手机借过来吧!”

余瑜有点心疑,为什么总是她去借。

“你不知道吗?王铭聪喜欢你??!所以你说话都好使,我们面子没那么大,借不出来”。李姐趴在余瑜耳朵旁边说。

这一幕全部落在王铭聪的眼里,虽然听不见什么,但是看着晒阳光的人儿被别人打扰了,他就莫名烦躁,不开心。

走到出菜窗口,叫了李姐,把手机往石台上一放,转身就又回厨房去了。李姐感觉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拿还是不该拿。这时冯晴晴过来直接就拿起来手机,但有密码,解不开,又问王铭聪密码多少。王铭聪随口就喊了出来:1214521!

然后陈刚和张慧不吵了,王丽君和王杰不闹了,冯晴晴和李姐傻眼了,后厨都各自忙活着,装作没听见,王铭聪意识到坏事了,忐忑的看向阳光下的小人儿,但那人儿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没错,1214是余瑜的生日。

李姐讪讪一笑,把手机还给了王铭聪,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下午,大家都走了,余瑜还在206看书,王铭聪照例拎着外套进来,拉开椅子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巧克力雪糕,递给余瑜。

余瑜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又低头看书。

“我跑到挺远的地方买的这个牌子的,你不是最喜欢巧克力?”王铭聪放下一个,拆开一个又送过去。

“我是喜欢巧克力,但不吃雪糕?!庇噼ず仙鲜?。

“哦,那你喝什么,我去买”。王铭聪随手把雪糕都扔进了垃圾桶。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吃巧克力”?余瑜看着他,微笑着问。

王铭聪躲闪着余瑜的目光。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余瑜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王铭聪。

王铭聪猛地抬起头,她听见了,该怎么接?她会不会在意我调查她?

“你暗地里调查我了是吗?你入侵了我的博客,对吧,并且登录了我的QQ?!庇噼せ乖诳醋潘?。

“那个,我,我就是想多了解你一点,没有恶意,我没有做任何伤害你的事?!蓖趺献硖迕娑杂噼?,又低头小声的说“我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余瑜没有说话,放下书,把水杯递给王铭聪。王铭聪识相的跑去接水,开水很烫,两只手交换着拿杯子,放在桌子上。

“你可以接一半”。余瑜看着他。

“接一半太少了,我记得你很喜欢喝水的”。王铭聪不假思索的说出来。

“你以后不要调查我了,想知道什么问我就可以,我的博客昨晚无法登陆,我在网吧弄了好久”。

王铭聪讪讪的摸摸鼻子,“好,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过了一会,气氛有点尴尬,王铭聪想,既然她听见了为什么不给我个答案呢?为了缓解尴尬,他说话了。

“你为什么叫余瑜???”

“因为是爸姓余,我妈姓俞,名字里也是他们相爱的证据??!”

“那大家叫你瑜瑜,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刚来的时候他们老捉弄我,然后我害怕他们就吁吁的逗我,然后就这样叫开了?!?/p>

“我以为瑜瑜是他们很喜欢你,才这么叫你呢”

“他们本来就很照顾我??!”

“那以后我也会很照顾你的?!?/p>

“呵呵,那就谢谢了?!辫よばπ?,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一丝情绪的波澜。

“以后我陪你去三楼吧,我不吓你了?!?/p>

余瑜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就是这么一个浮散的一个人,在任何事情里都不会投入太多感情,怕辜负,更怕被辜负,与其事后惋惜,不如就不要发生。

自从那天以后,王丽君经常让余瑜去三楼拿东西,余瑜不说话,径直往楼梯走去,似乎知道有人会陪她。当然,不管王铭聪在干什么,他都会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内赶到余瑜身边。

余瑜跟在后面,王铭聪在前面走着,楼梯间透过来的光稍微有一点视线,起先余瑜不敢走,都是王铭聪先去开灯,然后再回去接余瑜,拿了东西把余瑜送到二楼转弯处再回去关灯。后来余瑜见王铭聪再没开过玩笑,也就放心的跟在他后面,离他半米远距离,只能看到他的肩膀,有时候王铭聪感觉不到身后的人儿,便会停下回头看一下,余瑜就会撞在王铭聪的胸口或者后背,撞了几次,有时候王铭聪也会这样逗她,缓解一下她的恐惧,往往余瑜会打一下就算了事。

日子就那么过着,平静,散发着爱情的味道,陈刚和张慧商量着婚礼的事情,王丽君还在因为王杰家里人不接受她闹腾个没完。

余瑜呢,每天还是站在窗帘旁边晒太阳,坐在206晒太阳。但再也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个不是特别成熟,透露着一丝倔强的王铭聪,虽然余瑜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

王铭聪也开始喊瑜瑜,但他说,他的瑜瑜和他们叫的瑜瑜是不一样的,他的瑜瑜里,不是玩笑,是喜欢,是爱情,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瑜瑜。

余瑜说让王铭聪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过于事无补,也就随他了,似乎这种感觉也还不错。

爱情开始的模样,不在于环境,无关乎时间,那怦然心动的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