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当前位置:今日看点新闻网 > 旅游>正文

【草枕之旅】额济纳·大漠金杨(下)(原创)

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字号+作者:叶汐然 来源:今日看点新闻网今日看点新闻网 www.wapsicle.com 2018-08-18 07:30

大漠金杨(中)居 延西汉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入居延收河西;汉太初三年(前102年),置居延都尉府,后又置“张掖居延属国”。自此,“居延”这个象'...

大漠金杨(中)

居 延

西汉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入居延收河西;汉太初三年(前102年),置居延都尉府,后又置“张掖居延属国”。

自此,“居延”这个象征着边塞的词便频频出现在诗人笔端。

白草连天野火烧,居延城外猎天骄?!?/i>

“欲寄征衣问消息,居延城外又移军。

最著名的莫过于王维的《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其中“大漠长河”一联被誉为边塞诗中的千古名句,而诗中所说的居延,便是如今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

额济纳是个有故事的地方,乌孙、大月氏、匈奴、蒙古……这些在历史长河中浮浮沉沉的民族,曾先后在这片沙漠里你方唱罢我登场。

相传,老子在这里升仙,霍去病在这里屯兵,李陵在这里受虏,马可波罗也是经由这里进入了东方天堂……这里既是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丝绸之路上繁华的驿站。它的荒僻勾起戍边将士的故园之思,它的苍凉令文人墨客涌起怀古幽情,它的遥远令闺中怨妇们肠断神伤。?

这是一个从书中走出的名字,以至于当我真正靠近它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距达镇四十公里远的地方便是居延海,这里古称“弱水”、“居延泽”,是滋养这片绿洲的水源,也是额济纳河的归宿。

我在这里第一次看了日出。几千人立在小丘上面朝东方翘首以待,就像等待一个新生命的降临。初升的朝阳如婴儿脱离母体般,从水面中慢慢探出头,将橙黄的柔光洒满湖面。它缓慢地向上攀升,努力地积蓄力量,终于,经历了漫长的煎熬后,突然像被一只手托举起一般,从水面一跃而出。霞光染红了天地,我们终于看清了居延海真正的样子。

那是一片新月形的湖泊,湖水清冽,芦苇丛生,一簇簇象牙白色的芦花,如毛茸茸的兽尾迎风招摇,甚是可爱。水面上白鸥翩飞,岸边驼马悠然食草。这塞外之景,粗犷中带着温婉。

秋风凛冽,天高云淡,古泽居延海在大漠的晨曦中显得格外苍凉,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了一股的怀古悠情。

可这穿越时空的居延海,却与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今日水草丰沛的居延海,在十几年前还是一片荒滩。从上世纪60年代起,因为环境恶化而逐渐干涸的居延海再也抵挡不住沙漠的肆虐,暴风卷着黄沙一路东进,长驱直入刮到了华北,形成了恐怖的沙尘暴?;购煤罄凑鲅虿估?,救活了居延海,抑制了沙暴的继续侵袭??醋耪庹坷兜乃?,在欣赏美景之余,也多了一份对自然的敬畏与感激。


黑水城

黑水城,亦称黑城,蒙语称“哈拉浩特”。是丝绸之路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城,更是被埋没于沙漠中的一座宝藏。

城墙已黄沙半掩,仍能清晰地看到城池的轮廓。城墙西北角上有两组覆钵式佛塔,与城门口小清真寺遥相呼应。它们曾用来存放佛事用品和经书、珍宝。如今白色的表皮已脱落,露出青砖。猎猎西风中,它们孤独地阅尽人世沧桑。

进入城门,发现大部分建筑皆已被沙土掩埋,“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所幸我们的导游对历史和考古十分痴迷,他带着我们辨认出了纵横交错的街道,兵营、寺院、民居、店铺,大户人家的地基碎片,残留着灰的炉灶一角,还有守城将军弃城而逃时,在城墙上留下的伤痕。我们抚摸着这些遗迹,仿佛看见百姓家的炉火炊烟,听到马蹄和驼铃以及街上熙来攘往的叫卖声。千载繁华,恍如一梦!

黑城建于公元九世纪的西夏,乃是西夏驻军重镇,西夏被蒙古所灭后,又成为了元朝的重要城池。几经历史浮沉,终于在被明朝大将冯胜攻破后残遭废弃。冯胜将额济纳河改道,断了黑城的水源,迫使守城的“黑将军”弃城而逃。失去了水源的黑城变成了一座死城,逐渐被遗忘在了荒漠之中。

几百年后,有人再度敲响古城沉睡的门扉,却是明枪执火的强盗。20世纪初,沙俄上??谱嚷宸虼蜃趴瓶嫉钠旌?,带着军队多次前往黑城,带来了一场又一场的浩劫。大量的佛塔被毁于一旦,数不胜数的经卷和珍贵文物被洗劫一空,如今都成为了俄罗斯博物馆的无价之宝。

导游滔滔不绝地地讲述着令人痛心的历史,描绘着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时而感动,时而叹惋,久久不能自拔。但烈日暴晒下的团员们对这片枯燥的废墟渐渐失了兴趣,纷纷去他处拍照了。

遗世独立的黑城,只余一个苍凉的背影。没人再去倾听它被埋在沙尘下的秘密,沙声如泣如诉,诉说着历史的无情。

怪树林

怪树林距黑城不远,是一片枯死的胡杨树,形态恐怖狰狞。民间传说是战死的黑将军和部下所化,实则是生态环境恶化的结果。此处以赏日落闻名,枯藤老树配上斜阳西下,将悲凉之情渲染到了极致。

由于游人过多,木栈道两侧被拉上了绳子,不得随意进入树林拍照。这样一来,狭窄的栈道显得分外拥挤起来,大家都努力地在人缝中寻找着合适的机位。夕阳开始下沉的那一瞬,大家都屏息凝神地举起了手中的相机。一阵快门声后,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大喊,游客们如揭竿而起的义军般跨过绳子,潮水般涌向那些枯死的胡杨。

它们或匍匐在地,或蜷曲向天,或张牙舞爪地朝前扑去。夕阳的余晖穿透了它们腐朽空洞的枝干,使它们的姿态更加立体、生动。如同给枯骨注入灵魂,让它们重获新生。

很快地,太阳被地平线吞没,空余一缕金色,与薄暮交织在一起,形成紫色的霞光,像一个个飘荡在天际的孤魂。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美的晚霞,那么美丽的一场“死亡”。

这一日之中我们经历了生与死——初升的朝阳照耀着重生的居延泽;沉落的夕阳笼罩着死去的黑水城。生与死其实很类似,都会使人们的目光聚焦,只不过一个承载希望,一个走向灭亡。

生与死并存的额济纳,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